页面载入中...

敦煌莫高窟开放“夜场” 提供差异化深度体验

admin 天狼影院2019 2020-04-06 496 0

  “在这样的伟大时代,我们应该有相应的儿童文学文库。” 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会长庄正华认为,改革开放40年的节点上启动“新时期中国儿童文学精品文库”出版很有必要,“出版这套出品工程,既是填补了空白,又是对改革开放40年和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成立40年最好的纪念。”

  目前在童书出版领域,中国还是引进远远大于输出。庄正华表示,希望这套“文库”精益求精,打磨成精品工程,经地起时间和读者的检验。

  “获得安徒生文学奖之后,中国儿童文学受到超乎以往任何时候的重视和关注。” 获得今年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特殊贡献奖的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主席张明舟同样认为,中国的儿童文学历经多年发展,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契机,重新把中国儿童文学的“家底” 梳理好,是在为中国儿童文学有尊严地走出去做重要的基础工作。

  长期关注推广儿童读物,张明舟关注到目前中国的儿童文学中,关注残障青少年儿童和弱势群体生活的作品很少,他建议在“文库”编选过程中,关注涉及这一问题的作品,“儿童文学实际上给孩子们搭建心灵桥梁的,如果我们最优秀的作家能够更多创作这样的好作品,其实对于这些孩子来说是一个慰藉,对于他们的同伴,是提供了解这一群体的机会。”

  晓航:“离忧城”,取意“忘记忧愁”。我本身是一个彻底的悲观主义者,原因在于人类难以挣脱的两个有限性——生命的有限性与理智的有限性,其中理智的有限性注定个体难以触及世界的边缘,群体理性的发展滞后于世界演变的脚步。但作为文学工作者,我们的根本任务是带给人们希望与光明,因此我对人类社会仍抱有期望,并坚信虽然这个世界不为我们所动,但我们并不是无能为力的。

  “韦波”——这个主角身上有我的“烙印”——首先,我曾经是一名商人,这段经历教会我用理性经济人的视角看待世界,这种商人色彩也就透过这个主角的身份来体现;其次,主角身上也有我“玩世不恭”的一面,这是性格上的沿袭。但是“救世主”的定义并不是我预先设置,换言之,我只是希望通过主角的这些行为合理架构整个故事的框架与脉络。也许,我的表达使得读者产生这样的“误解”。

  澎湃新闻:你是一名彻底的悲观主义者,但你的作品还是在给出积极的指向。

  晓航:我不喜欢暴力美学,很多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都喜欢把残酷揭开给你看,运用各种手法把它展现得更淋漓尽致一些。但生活本身已经够残忍了,没必要再这样做。作为文学工作者,我们的根本任务是带给人们希望与光明,因此我对人类社会仍抱有期望,并坚信虽然这个世界不为我们所动,但我们并不是无能为力的。

admin
敦煌莫高窟开放“夜场” 提供差异化深度体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