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学历造假的瑞典少校 一路混进北约总部任要职

admin 九七电影院 2020-02-01 518 0

  这种力量从何而来、又将归于何处?“一张邮票大小”的高密东北乡究竟蕴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从古代齐国腹地走出来的小说家,他的内心世界与我们的想象又有多大的距离?

  “好的作家,总是千方百计地使自己的作品具有更加广泛和普遍的意义”

  宫梓铭:您曾说过,最喜欢威廉·福克纳和马尔克斯的作品。似乎当代中国作家对于西方,或者说对于欧美和拉美文学比较欣赏,而对于与我们文化更近的日本文学,并不特别看重。

  莫言:我觉得这可能是一种误解。实际上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我们这一批作家受日本文学的影响很大。余华讲过,他受到川端康成的影响很深,他曾告诉日本记者,川端康成是他的老师,结果把日本记者都吓一跳。

  我个人也认为川端康成的小说对中国当代作家的影响很大。我读过他的《伊豆的舞女》、《雪国》,我有一篇很重要的短篇小说叫《白狗秋千架》,就是受到了《雪国》中的一句话的启发。

  甚至可以说,我对文学的觉悟,就得之于对川端康成的阅读。那是几十年前冬天里的一个深夜,当我从川端康成的《雪国》里读到“一只壮硕的黑色秋田狗蹲在潭边的一块踏石上,久久地舔着热水”这句话时,一幅生动的画面出现在我的眼前:街道上白雪皑皑,路边的水潭热气蒸腾,黑色的大狗伸出红色的舌头,“呱唧呱唧”地舔着热水。这段话不仅仅是一幅画面,也是一段旋律,是一个调门,是一个叙事的角度,是一部小说的开头。我感到像被心仪已久的姑娘抚摸了一下似的,激动无比。我忽然明白了什么是小说,知道了应该写什么,也知道了应该怎样写。在此之前,我一直在为写什么和怎样写发愁,既找不到适合自己的故事,更发不出自己的声音。川端康成小说中的这样一句话,如同暗夜中的灯塔,照亮了我前进的道路。

  当时我顾不上把《雪国》读完,放下他的书,立即抓起笔,写出了这样的句子:“高密东北乡原产白色温驯的大狗,绵延数代之后,很难再见一匹纯种。”这是我的小说中第一次出现“高密东北乡”这个字眼,也是在我的小说中第一次出现关于“纯种”的概念。这篇叫《白狗与秋千架》的小说,后来获得台湾联合文学奖并被翻译成多种语言。从此之后,我高高地举起了“高密东北乡”这面大旗,就像一个草莽英雄,开始了在文学世界招兵买马、创建王国的工作。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学历造假的瑞典少校 一路混进北约总部任要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